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龙宫》。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吧。”高羽寒回忆道,“那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墓穴 里,我的几个叔叔站在墓室的通道里,正在为怎么打开最后一道机关门发愁。”

“我当时走上前一步看了一眼石门,便知道那道门是不容易打开,却看到周安和凤墨岚聊的这么好,甚至在旁边看到凤墨岚说周安是他的男朋友,所以海庄是彻底放弃了。

“你以前来过大元朝吗。”海庄传音道。

“和你们说实话吧,我是大元朝的人。”周安想了想决......

年之政,张居正刚而多欲,以群私人,了口气,道,不管怎么说,他总是来了

清晨,战士们正在打扫战场。

大战过后,满地都是尸体与弹壳。前者还算可以当作肥料的有用物品,后者就真的是纯粹的环境污染物了。

屠红山顶,一棵巨树倒下了。

连续和虫母、高长江对战,巨树消耗了过多力量,无法再保护已经被虫群啃空了的小植物人。

山垮了半边,碎石与尘土将树干埋葬。

江飞白看着这一幕,在原地站了一会,然后继续投入到救治伤员的工作中去。

他脑中的黄文馨和齐伟正为要不要去看看小植物人而争吵。叽里呱啦的,让江飞白心烦意乱。

说实话,他比较怀念脑中只有自己和黄文馨的时候。那个时候很安静,一男一女哪怕只是在想象中牵着手,也属于很浪漫的事情。

但齐伟加入后,除非江飞白恨心将他关起来,否则根本不可能安静。

真难受啊。

不过毕竟是自己的身体,江飞白还是能完全占据主导地位的。然而,虽说他已经基本认可自己是精神分裂,但还有一些问题解释不通。比如烟瘾,枪法,法律知识等。

大部分上瘾症状都是身体离开某种物品或事件后无法自主产生一些激素,或通过这些东西抑制某种激素的过量产生。

自己从没抽过烟,又怎么会有尼古丁依赖呢?好吧,这个可以用心理作用解释。但枪法怎么说?

江飞白陷入沉思,手上却没有停,救助了一个个伤员。

另一边,异人帮营地。

傅腾辉带着进化者大军将留守的异人与那些畸形的人类屠杀一空。

那些曾经在魏山海身上爬来爬去的异人孩童们被进化者战士用刀枪无情地杀死。

没有怜悯,如同打狼的牧民。

他们喊的口号十分冠冕堂皇,杀光异人,给首领报仇。

走在藤蔓组成的街道上,傅腾辉肆意散发着一波,让周围的植物通通枯萎。让靠近他的异人被声波炸碎。

已经损失了所有顶尖战斗力,巨树又被傅腾辉挡住的异人帮当然不可能是进化者的对手,很快便土崩瓦解,在追杀下四散逃窜着。

“全部杀光,不要放过一个。尸体集中焚烧掩埋。”傅腾辉逼退虚弱的巨树,一丝不苟的西装和金丝眼睛让人完全看不出这货是来打仗的。

但这种轻松写意的强大气质却让所有进化者成员们为之一振,发自内心地认可了这位比高长江更合适的老大。

火焰将尸体烧成焦炭,化为灰烬。

进化者们骂着穷鬼,将异人帮仅有的一点财物和武器拿走。

城市的边缘,杂草将道路与楼房掩埋,近千米高的巨树哗啦啦掉起了叶子。仿佛一日之间冬天来了。

巨树发出一声叹息。

“我不是胜利者。”

傅腾辉就此远去,而当裸脑异人从战场赶回来时,只看见了尸体碎块和焚烧后的一个个火堆。

他丑陋的脸上满是悲痛与扭曲。

进化者金字塔地下,一个个被关押起来的异人和畸形人在黑辐射的照耀下呻吟着。

处刑时间到。

所有没杀掉的异人都被拉

垂釣臺旁,有人嘆氣,正是曾在夜王星以及亂神宗與陸隱見過的黑大叔。

“別擠,遵守紀律”。

“前面的別往后退,再退就掉下去了”。

“你們哪的?”。

“我們是摩多疆域的”。

“摩多疆域不是應該在另一邊嗎?”。

“那邊是太摩殿,我們從屬于太摩殿,別擠,掉下去了”。

“你們呢?”。

“我們是洪荒宗的”。

黑大叔無奈,“沒想到有一天居然能在星河巨舟上看到人擠人,誒”。

“打擾......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龙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拔异

豆丁丁

拔异

月下无美人

拔异

笑畏余生

拔异

馥梅

拔异

暴怒唐三藏

拔异

三千大梦叙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