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切为了主人!》。

想要别人变成瞎子的人,别厉青锋纵横江湖时,她还是

葉風流跨入了酒館的大門,自動彈奏鋼琴演奏的“PeacherineRag”正回蕩在小酒館里,輕松明快的節奏讓人渾身一輕。

他在一樓的大廳中掃了眼,沒有發現尚伊等輪回者的蹤影,他并未在意,只是把目光停留在了酒館中的女人身上,他很好奇那個牧師口中所謂他的女朋友是誰?想干什么?

他首先在吧臺處看到了一個熟人,正是剛才在街上被匪徒挾持過的白人風塵女,那風塵女正半倚著吧臺打哈欠,似乎把剛發生的事早已拋到了腦后。

“一杯雪利,”有一個年紀大些的但風韻猶存的黑人風塵女走到了她的身邊對酒保道,“要好的,不要你家舊窗簾濾的馬尿。”

然后她看到那個風塵女正張嘴打哈欠就不滿的道:“我說過,別張那么大嘴克萊曼汀,除非有人給錢!”

“對不起梅芙,昨晚沒怎么睡!”克萊曼汀慵懶的攏了攏頭發。

“看那邊有個新來的客人正走過來,打起精神,過去,讓她用錢堵上你的嘴!”梅芙看著門口的葉風流,卻指著一位剛從洗手間走出來的黑發白人女孩道。

“我會的,梅芙。”克萊曼汀露出一個媚笑,扭著腰肢迎上了那個團團臉的黑發俏麗女孩。

“你是新來的?還很青澀!”克萊曼汀上前用一只手撫摸那黑發女孩的臉,一手摟上她的蠻腰,“我給你優惠價……”

這時那個黑人風塵女梅芙卻端著酒杯向葉風流迎面走來,“新來的?看起來很特別!要不要上樓?我給你優惠價……”

“對不起,這個是我的男人!”正當梅芙準備靠進葉風流懷里時,一只手從后面拉住了她的胳膊,卻是那個黑發女孩擺脫了克萊曼汀的糾纏趕了過來,“他只會和我上樓。”

在梅芙不甘的眼神中,黑發女孩上前擠進了葉風流的懷中,然后摟著他的腰,擁著他向酒館摟上客房走去。

“我就是你的接洽員艾爾希,說實話當上面讓我以情人身份掩護你行動時,我是有些抵觸的,不過見了你后我的想法已經改變了。”

艾爾希裝出親熱的樣子在葉風流耳邊小聲說著,“這里到處都有視頻監控,不過說話卻是聽不到的。所以你一定要演好我們的角色哦,否則我們就危險了。”

葉風流秉持著少說少錯的原則一言不發,直到被艾爾希拉進客房按倒在床上,性感飽滿的紅唇馬上要親到他的嘴上,這才終于按耐不住道:“我們真的要這樣嗎?”

他見艾爾希露出疑惑的神色,忙又加了句,“別人能看到我們親熱的,你這樣做會不會犧牲太大了?”

“呵呵,你好像個老古董,”艾爾希的嘴終于沒有落在葉風流的唇上,“別擔心,在這里性和殺戮才是常態,不這樣才會引人注意。”

“可我很想先知道這里的情況呢,”葉風流感到自己的身體已經有了反應,連忙轉移視線,“聽說這里發生了很多詭異的事。”

“好吧,”艾爾希終于停了下,就在葉風流剛松口氣時,卻又說了句:“不過我們可以邊說邊來的,我認為我們的秘密在床上說才更安全。”然后她就坐在了葉風流的腰上開始解自己的衣服扣子,咬著嘴唇露出魅惑的神色。

葉風流艱難的咽了口口水,心中想著:“這女人真是夠野,可惜此時情況詭異難明,而且被人圍觀實在是無法接受啊。”于是說道:“讓我來為你效勞吧美女,你先說說那些秘密。”

說著他就伸手去解艾爾希身后的排扣,只不過手上的動作很是生澀,半天也沒解開一個扣子。

“別急,親愛的,我們有都是時間,”艾爾希媚笑著趴在了葉風流的身上,然后就在他耳邊不停的說了起來。

“現在公司里除了我還沒人知道你是聯邦特警派來的特派員,只會認為你是董事會每年例行派下來視察運行情況的監察員,所以你只要不暴露身份就不會有太大危險。”

“不過現在公司表面平和,內里斗爭卻早已經白熱化了,董事會已經無法容忍福特博士的任意妄為,正想盡辦法迫使他下臺。”

“不過我想福特不會心甘情愿下臺的,更不可能輕易交出公園里人造人接待員的源代碼,所以他也會把你當成敵人,你要小心他和那些接待行突然觉得人世间的天堂也不过如此。

  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便去世了,之后父亲又娶了继母。

  对于家庭的温暖,那只是有母亲的存在而遥远而又模糊的记忆。

  当然大学毕业后,他也曾气风发好幻想过很多,比如娶到一个美丽温婉贤淑良德的妻子。

  可现实永远真是如铁。

  当他知道他的工资只能租一个小小的公寓。当他知道危机来临他已经失业,当他知道父亲需要35,000元的医药费,否则便会生命垂危的时候,他哪里还敢想这些。

  路正行再次向月慕云解释自己只是个司机,可是当他提到这件事儿,对面的月慕云便笑了,就像在听一个编的很拙劣的笑话。

  不甘心的路正行努力地解释着说明着,直到最后月慕云有些不耐烦了:“路公子,你能不能编个新的说法,老说这个好无聊呢!”

  路正行无语,他说什么呢?

  他说父亲缺35,000元的医药费吗?

  说他之所以凑齐了这笔钱,是用来自己半年的工资做的抵押,而这份工资就是干着这份几乎没有人愿意干的白班司机吗?

  他决定还是这么说吧,他记得死去的母亲是信佛的,信仰的人是不会妄言的。

  做人起码要有一些真诚,要有一些底线,不妄语不欺骗,人才能活得坦然

  于是,他很严肃很认真地把这些都告诉了月慕云,心中却有些忐忑。

听完这些月慕云,只是觉得路公子今天有点奇怪。

当她飘然转身准备去忙活别的事情的时候,路正行的眼睛却瞪大了!

因为他看到月慕云离开后,他留下的那片影子依然在地板上一动不动,周围空无一物,哪里来的影子呢?

与此同时,刚刚转过身去的月慕云突然感到头脑有些眩晕,虽然冲上来的路正行扶住了他,但月慕云依然是晕了过去。

月慕云秋那样倒在路正行的怀里,路正行就那样扶着月慕云盯着地上那片影子。

房间中一时寂静的可怕,打破这寂静的竟然是那影子。

因为影子竟然说话了:“公子,家主有命给公子送件东西,小人不得已打扰您了!并且江家的那个妖女好像来找您了……”

影子的声音不大,门外的人自然听不到,因为门外的马巧和黑三儿此刻突然奇怪的也都昏睡了过去。

路正行的额头冒出了冷汗,他死死地盯着那片影子,那片只有平面结构的影子,此刻却突然变得立体了起来。

一名瘦削的黑衣男子慢慢地从这立体的幻影中显出了身形,他单膝着地,跪在路正行的面前做出了一副俯首帖耳的姿态。

双手高高举过头顶,手中举着一个黑色的金属盒,不正行,下意识的用一只手接过了那个盒子……

第2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月慕云发现门口站着的马巧儿和黑三儿。

月慕云的眼珠子转了转,就装作虚弱无力的靠在路正行的身上。

月慕云还坏笑地对路正行说道:“路公子你昨天真厉害,弄得人家真舒服!”

马巧和黑三大眼瞪着小眼儿,听到这一切,看着岳暮云的表情,他们自然是往那方面在想。

马巧双唇紧闭,强忍着才没有骂出“无耻”来。

路正行早上起来脑袋发懵,他此刻还在琢磨着那个黑盒子和和“影子”所说的话。

听到月慕云的话,他也没有多想,以为月慕云说的是昨天按摩的事,注只是随口说道:“没什么,我还可以做得更好。”

听他这么说,月慕云笑得更开心了,头也昂得更高了,黑三儿和马巧两人却是惊得下巴险些都要掉下来。

老大这是说真的吗?

  

我听了,就像加满油的车子,充种轻率的脾气,总有一天会误事

我惊讶的看着书上所画的人,总觉得那就是我。

  那人七分像我,在他的记载里少之又少,小哥说他是因为失踪的缘故,所以就没有留下什么特别记载。

  我问小哥与他是什么关系,小哥说那是他的族弟,而且是亲生的族弟一擊,這一擊把劊子手職業的威能展現的淋漓盡致。

武者臉色大變,他終于體會到了劊子手這職業的可怕,不但刀帶著可怕的威力,連這些厲魂惡魄也強大非常,而且還十分的多,還有這一擊把握的時機讓他沒有躲閃的機會,只能硬抗。

隨即武者大喝一聲......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切为了主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长安夜守

乐土土土土.

长安夜守

我要回火星

长安夜守

池予

长安夜守

傑然

长安夜守

容光

长安夜守

关乌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