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剑芒的另外一种用法》。

戴独行微微一笑,又叹息道:老冷透,她忽然发觉她本不该来的

丁秋云点点头:

“也不全是,我改了些。”

常空拔剑出来,“我们对练一下?”

丁秋云笑了下:

“不比了吧,我又打不过你。”

常空听她声音温柔,禁不住一阵心动。心里却又想,我不能这样,这不合适,就道:

“又不是打架。”

“好吧。”丁秋云持剑站好,一剑向常空刺来,常空伸剑一格,剑下沉向她肚上刺去,丁秋云也打开,也刺了一剑,常空有意喂招,配合她,打了两下,丁秋云生气地道:

“你不要喂招,照常的打,这样练什么!”

常空剑一变,又刺又砍,丁秋云左右遮挡,两人过了十几招,常空收剑,惊讶地道:

“你的剑法大有长进,其他的武功也有长进。”

丁秋云喘了口气,“是吧,和这段这时间与比丘会的实战有关,长进了一些,和你也胶关。”

“和我也有关。”

“是呀,”丁秋云笑道:

“我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也学了不少。”

“那你该叫我师父了?”

“我也自学的。”

常空嘿嘿一笑,真想一把搂着她,强忍住了。

“确实长进非常大,让人吃惊。当然是指你的打斗技巧,但内力长进不太大。”

“知道。内力不是一朝一夕的,我也时时在练吐纳。”

“是你家的混元功?”

“不是,爹说练混元功我的功力还不够,要等练好现在的基础内功玄月功,然后才能练混元功。”

“什么功力不够?一样练,你爹也是有些死板。”

“你又来了!”

“其实没有什么基础不基础的,我就是乱练的,得到什么心法,就练什么,想先练哪个就练哪个,哪个有意思就练哪个。”

“那应该循序渐近吧?基础的没打好,就练高深的,不是基础不牢吗?”

常空哈哈一笑:

“基础其实差不多就行了,因为基础不一定对,基础很重要,但知道的差不多就行了,练到后面,你可以回头再找基础的东西,打得太牢反而会影响后面的修练,基础重要的是理解,不是‘打’,在理解的基础上掌握基础。”

又道:

“因此,你需要从一开始就要多看到一些全局,比如你练玄月功,也要了解混元功,其他内功等,不可局限在一个范围内,要由心而发,由心指导你去寻找什么样的武学见解,不管它是低级的,还是高明的,你要自己思考,要有自己的理解,自己把这些知识统一到一起。”

丁秋云皱眉道:

“你为什么总是说的和别人的相反?他们都说要循序渐近,初学者应先练好某个小的范围,比如玄月功,甚至是玄月功的一个运气路子,练好一处,等到功力成了之后才能练更高深的,你却说没有什么先后,想练什么就练什么?”

“我不是说就不分先后,而是用你的心寻找先后,凭感觉。”

“凭感觉?这有点胡闹?”

常空不想说了,“随你吧。”转身向客栈走去,

丁秋云两步跟上,“那就是说我现在可以看混元功?”

“可以,可以尝试,但要多思索,不能没理解就瞎练,但可以试着练。”

“就是说先可以多看些多了解些这些心法,尝试一下修练,理解多了,再多练?”

“对。”

“爹看都不让我看,说会误引我入岐途。”

“你爹是个笨蛋。”,常空哈哈大笑。

丁秋云愠怒,还想再说,常空却已进自己房内去了。

涟州雪越来越大,常空坐在二楼临窗桌边,路上行人匆匆,旁边有人道:

“听说那宗真和尚死了,血玉佛确实是宗真所拿。这秃驴把玉佛藏在汝南城外的一个破庙里,那天夜里他去取,被竹林四友所杀。后来,那竹林四友据说又被姬风所杀,姬风又被铁鹰帮所杀。唉呀,反正汝南城里乱套啦,天天死人,大白天街上杀人,连那个玉剑唐岚清也卷入其中,深夜被杀。”

“反正我们凑不上,轮不到我们!”

“那是,咱门这等身手,也没这命!听说,得了这佛,就可以佛。”

“那你说现在在谁手里?”

“不知道,知道我就去了。”

“就你?你行吗?”

“你懂个屁,你以为武功高就能赢?明打,当然我们不行,力夺不行,可以智取。”

“那我们去试试?”

“明天吧,我们先去弄点好东西。”

“迷魂香?”

“嘿嘿,蒙汗药也要添一点,用完了。”

两人离开。

看着外面的漫天大雪,常空感到一阵孤独,向窗外的雪花举杯,

“只有你们才是我的朋友。”

呆呆发愣。

“谁才是你的朋友啊?”

一个人屁股在对面坐下,常空一惊,抬头看去,原来是那个持鞭的女子。

常空指着窗外,

“这些雪花,多好看,美妙无比,无声的落下来,静悄悄的,大地上一片洁白,没有人声,没有吵闹,一切这么安静,这么安详。”

女子呆呆听着,过了一会,道:

“你很孤独?”

常空道:

“不,你不是来了吗,喝酒吗?”

“只怕你喝不过我!”女子向下招手:“小二,换大碗。”

两人大口喝酒。

“大漠有些荒凉吧?”常空道。

“是呀,所以来你们这看看,可你们这也是有些无聊。”

“没找到好玩的?”

“有!”女了眉飞色舞起来:“那个赌坊,很好玩呀,就是你们汉人太奸,一晚上输了我一百两。”

“他们会出千的

晋级到紫罗兰级、加上沈深晋升到法王巅峰,对匿世的掌控,完全已经收发随心、自如轻松。

匿世的燃烧范围,就是三人所在的范围,数百米外的米太峰、明正轩等人,只是有一丝的炙热传来,却也仅此而已。

只是,让众人想像不到的是,匿世一经燃烧,立即响起了三声惊天动地的惨叫,那种汹涌而出的激荡源力倾泻而出,却全部被匿世裹夹了进去,根本泄漏不出一丝。

三名融圣巅峰的修士,在匿世瞬间的燃烧中,只是挣扎了数息时间,就静止了下来......

”风四娘冷笑首:“你既然连他到了,可是有用吗?六月十五就

天峰真君此时有些懵逼,这个世界有些不太对劲啊!明明没有邪气可为毛他还可以修炼?而且到处都是灵气,有些地方甚至都达到了灵气化水的程度了。可是有毛用?他又不是修炼灵气的。

“这里到底是哪里?这根本就不是那个迫不及待的感覺。

“呃……”

西風太陽有種不詳的預感,不過見他這般堅持,也就只好答應。

隨后,陳立便把時間留給了西風月一家子,讓他們談心傾訴。

自己出了西風部落,隨意散步。

距離天黑還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剑芒的另外一种用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双天魔

jas

无双天魔

疆戈

无双天魔

我手里有支笔

无双天魔

大刁

无双天魔

黄桃居士

无双天魔

官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