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他,只是为了证明自己》。

看看这老人满头的自发,满脸的有睡着,他的心在跳,跳得很快

宴会结束后,王二虎就带着一身的酒气还有自己的两个妹妹来到了皇帝早就给他们准备好的皇家别院,这个别院就是用来招待贵客的,此时的王二虎已经被十三世打上了必须拉拢的对象,毕竟自己的女儿的一颗心可以说是都挂在了他的身上了饿,自然会给他不一样的待遇。

帮两个妹妹洗完澡以后王二虎就开始头疼了,这驻颜丹根本就是无解的,这下子可该怎么办才好啊。

看着两个熟睡的妹妹,心中不禁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这个奶爸怕是要当一辈子了,不过也没什么,毕竟这两个丫头这样子也是很可爱的,养一辈子也是没事儿的。

摸了摸着两个丫头的脸蛋,王二虎不禁有些感慨,这两个月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无到有的历程还真是短暂。这个时候的他对于自己的生活还是很满意的,只是不知为什么自己总是有一股危机感,或许是因为一直以来自己都敬慎惯了吧。

把乱七八遭的事情抛开,开始制定接下来的计划,回去的能量他已经准备就绪了,接下来就是要把这里的产业完成了,然后回去,回自己的家,那个蓝色的星球。

这里并不是他的根,不是吗?连根都没有又怎么安定?

第二天天一早王二虎就带着两个妹妹到处乱晃,这个时候他是没有目的的,只是单纯地想要好好地看一下这个世界的大城市。

这个世界的大城市还真的没有王二虎想象的那么糟糕。毕竟他一出现的时候是佣兵小镇那里的,各个地方人整天把脑袋别在裤腰上,又怎么会顾及那么多,整天的想法就只是活命还有赚钱。

钱真是一个肮脏的东西啊,可是没有它的话那么连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的资格都没有。

给了自己两个妹妹一些散钱,让她们自己去买自己喜欢的东西,自己也好清净一些。

找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慢慢地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心中不知怎的,突然间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似乎是…空虚。

这时候,一个穿着补丁的女孩子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躲在了王二虎身后的椅子。

王二虎有些诧异,这样的大都市还能够见到这样的场面?

女孩冲着王二虎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就躲起来了,这个时候追她的人也就到了,是说他们这个时候却像是一只无头苍蝇,到处找不到人。

这个时候小涵小茹也回来了,两个人手牵手,乐呵呵地走着,嘴里还不停地吃着零食。

“哥哥,这个很好吃的,你要不要试一下?”小茹讲手里的零食递给了王二虎。

王二虎微笑着接过来,还不错,挺好吃的,就是干了一些。这时候那些人已经离开了。

“姐姐,你待在这里干什么呢?”这时候小涵已经发现了这个女孩,很是好奇地问道。

“那个,姐姐刚刚被人追了,所以就只好躲在这里了。”那个女孩红着脸钻出来,然后对王二虎道谢,准备离开。

“你手里的药剂并不能治疗多大的病痛。”王二虎并没有准备要管闲事,只是这个女孩子的气质很是让他好奇,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偷。

“我知道,但是我已经没有办法了,再不做点什么我妈妈就要死了。”女孩笑着说道,只是眼神有些哀痛。

“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看一看。”王二虎站起来说道,这些天下下来,他一没事儿就会研究藏经阁里面的书籍,首要的还是那些医疗书籍,因为他心中一直藏着一个很令他在意的痛楚,这个痛就像是一根刺,一旦有人撩拨,那么就会痛彻心扉,

“你是光明魔法师或者是牧师吗?”女孩带着期望问道。

“并不是,但是相信我,我或许可以救下你的母亲。”王二虎微笑着说道,但是并没有过多的解释自己要怎么做。

“那,好吧!方正情况不会再坏了。”女孩想了想,点头答应下来,然后带着王二虎往自己的家赶。

女孩的家出奇的远,这让王二虎有种是不是被带进老虎窝的感觉,两个妹妹倒是很新奇,不断地在周围转来转去,嬉笑打闹。

终于,不知道拐过了多少条街,女孩的家总算是到了,没有想象中破烂不堪,反而是被收拾得很干净,很整齐。

女孩见王二虎在发愣,便赶紧过来拉着他的手进了屋,来到了自己妈妈的床前,眼神有些哀戚。

王二虎仔细看了看,这并不是多么严重的病,只是感染了风寒,外加身心疲惫导致的,

“你怎么知道蟻后在哪的?”沈海質問。

男子喘著粗氣道,“我,我叫花貝貝,是當年花家的人”。

眾人迷茫,顯然沒聽過花家。

唯有沈海,成紀這幾個老一輩強者似乎聽過,“巡狩花家?”。

花貝貝點頭,“對”。

陸隱疑惑,“你聽過?”。

沈海道,“巡狩花家,是專門狩獵異獸的家族,也善于操控異獸,自下凡界崛起,最善于觀察下凡界那些生物,然而不知道為什么,花家在數十年前快速衰敗,據說整個家族加......

金九龄正躺在那里闭目养神。他走。龙舌剑林佩奇心里纳闷,但

黎殤將這半塊無色玄金收了起來道:“無色玄金的事我不跟你計較,但是昨晚……”

“昨晚怎么了?”韓昭怡嘻笑道。

黎殤想了想,雖然韓昭怡昨晚任意妄為,但黎殤覺得沒什么,因為這種事情他也沒少干,所以不在計較,便道:

“沒什么。”

說完黎殤轉身準備離開,這時,韓昭怡道:“我知道另一半無色玄金的下落。”

黎殤聽后道:“在哪?”

韓昭怡“嘻嘻”一笑道:“等你下次來,我再告訴你。”

黎殤道:“好,我明天再來,你要是再戲弄我,我跟你沒完。”

韓昭怡“嘿嘿”一笑道:“嘁,你能拿我怎么樣。”

“你!”黎殤看著她,想打她,但實在不忍心,確實,黎殤接觸了這么多女子,除了黎娜,韓昭怡是第一個惹怒他,但不愿還手的人,他看著眼前這位比自己大好幾歲,又在自己面前顯得特嬌縱的女子,內心竟生出了嬌慣之情。

黎殤道:“好,你贏了。”

韓昭怡一把拉住黎殤,道:“我就是想讓你保護我嘛,經過了昨晚,蘭羅宗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你要是不在我身邊,我死定了啊。”

黎殤道:“咱們還沒熟悉到生死之交的份上吧。”

黎殤說完,松開了韓昭怡的手,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韓昭怡看著他,眼神并未表現出失望,而是一絲的玩弄。

韓昭怡向著小青問道:“呂將軍那邊可有傳話?”

小青道:“呂將軍說擇日不如撞日,就在今晚。”

韓昭怡眼神陰狠的道:“你去告訴他,時機還并不成熟,他要是敢擅自行動,休怪我翻臉無情。”

“好。”

黎殤走后直接回到家中。

黎娜看到黎殤后道:“呦,黎少爺回來了,昨晚青樓一游可還舒服啊。”

黎殤道:“姐,你別想多了,我昨晚什么也沒干。”

黎娜站起身,朝著外面走去,對著空氣說道:“唉!我弟弟啊!這才多大啊!”

這下完了,黎殤現在是有十張嘴也說不清楚了。

這時,黑龍的聲音想起:“殤兒,你現在必須得再尋找一只獸靈了,我昨晚有預感,你要是再一次使用我的力量,那么方圓千里之內,必定有強者聞著氣息前來,而那人,必定是仇人。”

黎殤道:“好,爺爺,咱們現在就去魔獸森林,不過即使是靈海,不也就只能融合一只么?”

黑龍道:“我有說過要融合么。”

黎殤有些疑惑,問道:“那爺爺是想……”

黑龍道:“奴靈!”

黎殤疑惑道:“奴靈是什么?”

黑龍道:“驅靈為奴,為我所用!”

黎殤聽的云里霧里,但沒有繼續問下去。

黎殤跟家里人告別,準備前往離紫靈城附近的魔獸森林。

“剛回來就要走嗎?”黎浩問道。

黎殤道:“嗯,我已經進入靈虛境,需得去融合獸靈了。”

黎浩道:“那你注意安全,萬事小心。”

黎殤點了點頭。

黎殤準備走時,黎娜過來道:“你該不會又去見那個紫靈城第一美女的吧。”

“額!”黎殤一陣無語,說道:“我跟她沒關系,你別再亂說了。”說完黎殤轉身:“我走了。”

黎娜看著他離去的身影,陷入了沉思。

黎浩站在懸崖邊,回想著當年的情景。

……

那天是黑夜,電閃雷鳴,還下著暴雨,黎浩準備去關門,卻看見門口有一女子,她相貌極美,卻滿身都是血,在他的懷中,有一個孩子,看起來才剛出生不久。

那名女子趴在門口,眼神里有著無盡的痛苦和絕望,她看著面前的黎浩,似乎想說些什么,但又說不出來。

但黎浩明白她在想什么,黎浩連忙上前扶住那名女子,把她和孩子拉到門前的屋檐下,道:“你是想讓我照顧你的孩子?”

那名女子點了點頭,然后看向了懷中的孩子。

黎浩接過孩子,看了看,那孩子似睡非睡的樣子。

那名女子握著黎浩的手臂,黎浩看向她,那名女子強忍著疼痛,艱難的吐了一個字。

“殤。”

說完,一個巨大的黑影略過,隨之,那名女子也消失不見,但那名女子卻還留下了另一個東西,在那名女子消失的地方,放著一個閃閃發亮的東西,它呈現出瑩白色。

黎浩湊近去看,那是一朵“菊花”。

一朵有著生命的菊花,那名女子走后,它似乎是在哭泣,又似乎很憤怒,頓時,它光芒大放,它變大了些,它變的非常憤怒,它似乎想要破壞,但被身上的一條鎖鏈給鎖住了,讓它無法動彈。

黎浩上前去,想要抓住它,但被它給彈開了,它發出了很強烈的能量沖擊,險些將黎浩震飛。

這時,它發現了黎浩懷中的孩子,它內心的怒火平息了,它慢慢的縮小,它的光芒慢慢變得溫和,它緩緩的飄向黎浩懷中的孩子,落在了他的身上。

看到這樣,黎浩也就放心了,進屋之后,黎浩把孩子放到了自己女兒的旁邊,那是幼時的黎娜,當時的她和這個孩子差不多大。

黎浩看了看那朵菊花,覺得將它放在這不妥,但要是將它放在別處,又怕它再次發怒,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但這朵菊花好像知道黎浩在想什么,于是慢慢的飄向了黎浩。

……

想到這里,黎浩發現他已經好久沒有看過它了,于是轉身去找那朵菊花。

那次,黎浩看到這朵花之后,便已經猜到了它是那傳說中的二十朵妖花之一,黎浩為了自己的安全,也為了那朵妖花是安全,所以把它藏了起來。

黎浩來到了自己的房間,打開了地下密道的入口,走了進去。

“呵呵呵,三年的孕養終于把這眼睛孕養出來了。”秘法閣里,季遼慘然一笑。

捂著眉心的手松了下來,一只豎著生長,其內是一個灰色眼瞳的眼睛現了出來,正是泯滅之瞳。

季遼微微合上雙目,只留下泯滅之瞳。

灰色眼瞳在眼眶里來回晃動了兩下。

在泯滅之瞳的注視之下,季遼發現這泯滅之瞳所看的東西與普通眼睛看到的東西完全不同,世間一切都仿佛化作了虛無,迷蒙一片。

季遼睜開雙眼,抬手一揮,一張高階符紙在手里現了出來。

心神一動,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他,只是为了证明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梦入侵

隐语者

异梦入侵

萧禹

异梦入侵

刘十八

异梦入侵

左逸之风

异梦入侵

伍子橙

异梦入侵

容小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