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银票》。

那少女掇起风披,她随身并没带什么东西,只支小小的包袱和那江玉郎道鱼兄笑的是什么?小鱼儿忽然不笑了,眼晴瞪着江玉郎

江臣的回答无疑是一个非常贴切的答案。

正如他所说,推动这个计划后,他将立于不败之地。

但农涛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这个答案已经很完美了,可他就是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因为在过去的五十年里,江臣对他的帮助如同一盏明灯一样,时时在他找不到方向甚至绝望的时候给予他指引。

他觉得自己虽然一无是处,但却很幸运地受到了伟大又仁慈的神明的关注。

他能够成为天字一号,并非从未犯错。事实上,他经常犯错,只是江臣赋予他的能力让他很顺利的化解了这些错误可能带来的糟糕局面。

江臣早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他自我救赎的巨大动力。

但现在,这个动力却说一切不过是他的自以为是罢了。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可是……五十年前,你明明救了我……”

“就像我当时跟你说的,这只是一个交易,钱货两清的交易。我没有救你。”

“可你的帮助确实改变了我整个人生的走向,从悲惨走上了辉煌。”

“那是你的主观看法而已。事实上,比起对我心存感激的人来说,责备我毁掉他们人生的人数量要更多一些。他们对我的谩骂可能是你从未想过的。不过,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的盛赞。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如果你没有其他什么事的话,可以就此离去了。事实上,如果不是你,我们今天已经准备打烊了。”

农涛想说些什么,但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嘴唇颤抖得很厉害。

在一旁看热闹的青橙却忽然惊奇地说道:“老板,我们书店这么早要打烊吗?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农涛看向青橙,却发现她对着自己眨巴了两下眼睛。虽然动作很快,但他还是发现了。

她在帮我说话吗?

听到青橙的话,江臣不由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看来今天给某人提高待遇的做法还是太草率了,以至于某人似乎都已经找不清自己的定位了。

他有必要让对方知道,这间书店究竟谁是主人。

“我是这间书店的主人,我想什么时候打烊,就什么时候打烊。如果对此你有什么疑问的话,你可以随时解除劳务合同。”

对于江臣的责问,青橙只是简单地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故作惊讶道:“嗯?我刚才有说什么吗?”

说完,她对着农涛耸了耸肩,示意自己爱莫能助。

但农涛却觉得这已然是对自己最大的帮助了。

他笑着对青橙投以一个感激的目光,随后看着江臣,继续说道:“无论你的出发点是好是坏,但你帮助到了我的事实都是毋庸置疑的。同样如此,无论你是为了采药治病,还是希望梦之国更美好,最后的事实会说明一切。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是倾向于这次改革顺利成功的。”

江臣有些后悔自己将青橙留在身边了。

这似乎并不利于他继续以威严的态势管理下面这些员工。

或者说,自从王苏州那个家伙出现后,店里的风气好像就开始往奇怪的地方发展了。自己这个一家之主的地位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挑战。

他皱着眉头说道:“虽然我的确更倾向这次改革的顺利成功,但我并非是对你们人类抱有善意,而是相比起失败,我更喜欢采摘到更多的爱。”

“为什么?”

“因为相比于糅杂了许多杂质的恨,爱更纯粹,疗效更好,口感上也更为舒服。当然,恨其实也不错。因为相比于产量低到令人发指的爱来讲,出产丰富的恨在大多数时候是要超过爱对我的帮助的。毕竟,恨一个人要比爱一个人简单太多了。”

农涛不禁笑了起来。

虽然江臣的回答有理有据,但在他听来,却怎么都像是在掩饰着自己的意图。

就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

五十年前,你告诉我,世界终究会像好的方向发展,我不信,但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这次显然也会是一样的结果。

农涛没有与江臣再争辩什么,因为已经不需要了。

他已经收获了他想要的答案。

不,这个答案的友好程度甚至超出了他的预计。

他转头看向一边优哉游哉喝茶的青橙,微微欠身:“谢谢。”

等他抬起头,却发现青橙转过身体,避过了他的感谢。

“那么江老板,我们后会有期。”

“慢走不送。”

农涛环顾书店一周,准备离去。青橙却叫住了他。

“等等。”

“怎么了?”

“你把你的酒忘了。”

农涛一拍脑袋:“你不提醒我,我差点忘了。”

他走到桌前,拿起喝剩地那半瓶烈酒,摇晃了几下,闻着醉人的香味,笑道:“你生错了年代,没福气,江老板不愿意喝你。那便让我来将你喝掉吧。”<”

赵无痕道:“罗倚挚找不到,那我也该去百花谷。”

风月景问道:“你回百花谷做什么?”赵无痕道:“把苾刍妹妹带回百花谷,再化去斗转星移的内功。”

风月景道:“何必如此遵守承诺?”赵无痕道:“言善信也。”

毕有期和刘复在厅内喝茶,刘复道:“这次毕掌门可是要掌管江河的水运和盐产啊!”唐公碧等人进入。

唐公碧看看刘复,刘复也看看唐公碧,唐公碧一惊道:“好强的压迫感。”

毕有期道:“这位是与我合作的襄阳刘员外。”又对刘复道:“这位是唐门四小姐。”刘复行礼道:“原来是女郭嘉,久仰。”唐公碧回礼。

刘复道:“既然掌门和唐门有要事相商,我先退下。”于是带走手下离开。

刘复等人回房休息,苏何问苏启道:“尊主何不教训唐门?”苏启道:“巴蜀川地湖井大为盐水且物产丰富,此时必是和鲸海派谈盐运之事。唐门本部就有数万弟子,且四川行省大部分门派唯唐门马首是瞻。我们警告下唐门可以,但若与唐门为敌,我们也会有所损失。行走江湖要多交朋友,少结冤家,更何况这次是和鲸海派谈合作之事。”

秦违回大河帮后就收到了分舵传来鲸海派商量水运的消息,但是发现独孤默怀有身孕,也就迟迟没有动身,独孤默知道此事后前往指责秦违。

两人在房间内,秦违道:“默儿,我们大河帮是三皇之尊、五帝之首所留下来的部落最后结成的帮派,大河上游本派的分舵可谓是数十里就有几处,强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独孤默急切道:“如今已是今非昔比,大河上游的物产和资源是何等的丰富,还有为二十多位王朝所设的京都,其所管辖的八百里秦川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进可所向披靡、攻无不克,退可运筹帷幄,稳如泰山,又是数千年来极其的富裕之地,天下所有门派可是对这里水运的控制权垂涎三尺啊!更何况你不去岂不是让各派认为你自视清高,看不起他们,让他们留下话柄吗?”

秦违道:“可是你。”独孤默生气道:“你也说过了,这是我们的,既然如此,我身为女主人难道就不能发个命令吗?你这次轻装简行吧!”

秦违急道:“好好,我答应你,别动了胎气。”秦违一人带上一些盘缠和水就骑着汗血宝马前

往鲸海派。

独孤胜问薛炼道:“师父,你为什么不问问我的出生。”薛炼低头冷道:“我崇明州的弟子就是一名船夫。”

鲸海派次日设好了长宽十丈的比武台,毕有期道:“此次决定诸位掌门对盐和水运归属,首先就从中兴府开始吧!”

薛炼道:“果然从大河帮开始。”一人飞上台上道:“灵州灵州派掌门落叶飞。”

独孤胜道:“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中兴府靠近荒漠,不知道那种地方怎么也会有人争夺?”一人飞上台道:“中兴府黄沙会会长卢布请教。”

薛炼微微一笑道:“有趣。”苏何心中道:“黄沙会在中兴府也有三分的地盘的利益,这下可有好戏看。”

落叶飞使用轻功上前,右拳向下,卢布用右手一接,同时左手抓住落叶飞的左肩双脚越起,落叶飞使劲全力却怎么也甩不开,卢布双腿用力向下不断的踢向落叶飞的胸口,落叶飞见状向前空翻使卢布左手一松,落叶飞右手一抖,向前一击,卢布收掌于胸口一接缺感觉右拳绵软无力,知道这是虚招但是已经来不及闪躲,落叶飞左拳一击卢布只后退一步,卢布来不及思索,落叶飞左手冲拳直击卢布心脏,卢布击飞,落叶飞上前用右脚脚尖狠踢卢布右脑,卢布落地翻滚下台死去。

东方恒飞上台拔剑道:“点到即止,何必伤人性命?”

落叶飞看一看东方恒眼神一飘道:“你是何人?”东方恒道:“万形派第二十八代弟子座下第二十九代关门弟子——东方恒。”

落叶飞心中道:“此人内力深不可测,不可硬碰,我先试试。”

落叶飞拔出匕首,上前出招。东方恒不出剑,运起内力,突然出现两把剑向前砍去,落叶飞冲前一躲,向前虚刺,却见东方恒一掌直发,落叶飞一看大惊,急忙收手后退。

南宫万叫道:“恒儿,下来。”东方恒走下。

落叶飞心中道:“刚才竟然用掌来对我的匕首,如果我没有收手,他或许会使出飞剑来伤我手腕,刺我胸膛。”

落叶飞道:“中兴府我拿下了。”等一等,秦违走上比武台道:“我大河帮的地盘怎么能够落入灵州派的手上。”

秦违缓步上前,落叶飞突然感觉极大的威慑之力。

方瑩瑩略一猶豫,接著進入連倩兒的乾坤袋中。

連倩兒的乾坤袋中雜七雜八東西有很多。

翻看了一圈之后,方瑩瑩便退了出來。

“倩兒人呢?”

“她說想去看看,現在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不過你可以給她傳音。或許她會收到吧。”張果子在这一刻散发的力量如何在一起幻化出一种金色。

只不过此时此刻这金色之上却是有着不一样的感觉,那便是寒冷的冷意。

这件看似非常的平淡,但那一道剑影之上所蕴含的威力却是远远超过了秦辉,此时此刻所......

苏樱淡谈笑道:孔明先生的木牛燕南飞道:“我的事就是你的事可是他实在太饿,他必须吃点东一道很柔和的光,等你看见它时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银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九转阴阳变

梦入珠玑

九转阴阳变

三分流火

九转阴阳变

风高放火天

九转阴阳变

水晶荔栀

九转阴阳变

镔铁

九转阴阳变

春风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