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暂时的战友!》。

小曦引着沈深进入了一间独立的房间,然后奉上了一杯香茗。

之前沈深灭杀了一些要对他动些心思的修士之后,众多的戒指还有一些自己用不着的物品,基本都存放在一个单独的戒指中。

因为在海城感觉不安全,一直没有出手,现在到了泰和府的苍源秘境,这个担心就放下了。

一些重要物品依然放在碎星塔中,放在戒指中的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适合于炼气修士以主凝基初期使用的,虽然还有不少分给了雏鸟小队的成员,留下的还有许多。看着沈深倒在地上的一大堆物品,小曦脸色顿时一片喜悦。

“请公子稍等。”

小曦惊喜地望着地上的物品,分门别类地进行了清点,虽然物品不少,但罕见的倒也不多,小曦就有这个权限进行交易。

“一共价值三万中品源晶,公子是要源晶,还是换算成别的东西?”

这三万源晶的交易,小曦从中可以提取约百分之十的提成,单就这次交易,就可以收获三千左右的源晶,这对小曦来说,是一和巨款了。

“不要源晶,给我换算成凝液丹、清明丹、化明丹这三种丹药就行,另外,再准备一份苍源秘境的地图,或是有关秘境的一些信息,留二百源晶,归你了。”

之前小曦小声提醒了沈深,沈深也是投桃报李。

“多谢公子,请公子稍等,奴婢立即准备丹药和地图。”

小曦再次感谢了一下,然后悄悄看了看门口。

“公子,那个白家的白驹,为人阴险狠毒,公子要多注意才是。”

沈深微微一笑,心里还是很感激小曦的提醒,虽然知道那个白驹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物,但也难得一个侍女有这番心意。

至于白驹,不主动上门送死,沈深也不会特意过去寻找,如果还打着什么心思,那就不要怨自己命长了。

千叶商会同样开着客栈,沈深出了千叶商会之后,立即入住了千叶商会的客栈,二个凝基中期的白家弟子远远看着沈深进入客栈,其中一人又迅速离去。

沈深知道,肯定是去禀报那个白驹了,也没多少放在心上。

沈深一出千叶商会大门时,就看到了白家的二个弟子。以沈深现在的神识,一般丹湖境修士也很难发现自己如此强悍的神识,更不用说区区几个凝基修士了。

秘境广场上大能修士不多,可能也是因为秘境还未开启的原因吧。只有一些带队的高级修士,但都闭门不出,广场上众多修士,还是以凝基境的为主。

秘境广场包括所有商铺,安全上还算比较完善,这也是众多势力达成的一致意见,不然,数十万修士,势将混乱一片,虽然进入秘境各按天命,但至少在广场上,秩序依然井然。

而这次秘境开启,泰和府也没有派出长老,只是派出了一个大城的城主府,由此可见,在整个泰和府中,苍源秘境也不是特别重要的一处秘境。

又是五天过去,这一天的中午,一行数人凭空落在了广场上,一道强悍至极的神识迅速横掠过整个广场,纷乱的吵杂声瞬间安静了下来。

“苍源秘境一天后开启,凡持有秘境玉牌的修士,都可以进入秘境寻求机缘,秘境内机遇无数,同样危险也是无数,我只是希望,修士需要有逆天改命的勇气,但同样,也应该知道适可而止、进退有序。”

说话的是一位看上去已近中年的男性修士,沈深隐约看出这是一位已经超越了阳宫境的大修士,至于具体是什么修为,沈深看不出来。

自从修炼了炼神诀之后,高于自己二个大境界的修为,沈深依稀能够看出来,从这一点来看,对方修为显然超越了阳宫境。

“苍源秘境三十年开启一次,每次开启为时半年,曾经我也进入过这个秘境,虽然无数年来,这个秘境进去了无数人,但我知道,苍源秘境还有无数未被人发现的秘地,这等于说还有许多的机遇等着你们。”

“不论是高级药材,还是上品源晶,在苍源秘境出现都不会让人意外,甚至于珍贵的法宝,也有不少已经出现过。本人许多年前进入这个秘境的时候,就得到了一次资源,而这些资源,极大地帮助了我晋升丹湖,直至阳宫境境界。”

“所以,当苍源秘境再次开启的时候,我受泰和府委托,向各位凝基境的修士祝福,同时,也正告所有人,在苍源秘境的广场上,严禁各种形式的争斗,至于进入秘境之后,我祝各位都大喊一聲,深處兩個手指。

這回卻輪到張成搖了搖頭,“我不是不能接受低價,但是我只想把這東西賣給懂行的人。”金學軍此時耳朵里聽著人家喊價,眼睛都嫉妒的被紅色血絲布滿了。

“我剛才都說了讓你買下來,誰知道你自己不愿意,現在到時想出高價,過了這村沒有這店兒,除了你以外,其他的人只要價格合適我都會考慮一下的。”

張成的表情和語氣似乎讓人如沐春風一樣,但是金學軍的臉色卻糟糕的透頂!

他現在只想把笑瞇瞇的、和藹可親的張成給生吞活剝了!

不過人家確實剛才也說了,讓他買下來,自己怎么就沒聽話買下來呢!

“啪——”的一聲脆響,眾人頓時差點沒笑翻過去。

這金學軍居然在不停的扇自己的嘴巴,嘴里還嘟囔著:“媽的,后悔死了!媽的!這根本就不科學,怎么能有這樣的事情呢,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理兒!”

劉躍和龍爺對視了一眼,差點笑完了腰。

他真的很想罵張成,可是他也是真的張不開那個嘴巴,要不是張成之前說那是贗品,自己也不會錯過這機會,哪怕是和在場的其他人合伙兒自己也能賺個百萬。

“兩百二十萬!”最開始喊價的那個老頭子,明顯認識到了這幅畫的價值,已經出到了如此高價。

張成也不像在羅老面前顯得自己過于貪財,就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看著那個老頭翻找銀行卡的樣子,金學軍的心就鵬鵬直跳。

臉色慘白的,好像有人在割他的肉,眼看著幾百萬就這么沒了,真的是讓人傷心的很!

吳嘯仙有些激動,沒想到自己這就白撿了一百多萬……他甚至都考慮要不要把張成收為自己的干兒子了!

他也聰明,看起來張成就是在捉弄這金牙小胖子,十分配合道:“好啊,這轉手就賺錢的事兒,只有傻子才會錯過。”

現在可好了,人人都知道京城里又有一個百萬大戶,奔走相告,甚至還有人打聽這張成到底有沒有成家立業,打起了他的主意。

金學軍幾乎是被氣瘋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啊,這小子是真的不動行還是懂啊,難道是因為看到展子虔這個人的畫就要買下來么?

他本來就不聰明,這下到時真的弄不準了,要說張成知道這么多的事情,他也不信,如果不知道的話,為什么又要說這畫值錢……

自己也真是白癡,怎么就不買下來,六十萬也不是很多,對于他來首就算是賠了能賠多少啊。

一直到走出門張成都沒感覺到自己竟然竟然這么受歡迎,幾乎所有人都在和他打招呼。

取出了十萬拿回了家,李淑琴的眼睛都看直了。

“大、大兒!你實話告訴媽,你是不是干什么違法亂紀的事兒了,你怎么能拿這么多錢出來……”李淑琴急的眼淚都出來了。

張偉的臉上也難得的出現了一些驚訝,自己兒子這才不到一個月……居然、居然……都能拿出比她這輩子賺的錢還要多的……

“媽,你放心吧,這都是我倒騰古玩賺來的。”張成笑了笑,這個時代,十萬塊錢的價值確實不少,幾乎是一個家庭的一輩子了。

張偉嘆了口氣,心下有些難過,或許真的是自己老了……既然兒子這么能賺錢,倒不如真的去廠子給提供的那個學習班,好好學一陣子,他正盤算著,沒想到張成卻開口。

“哥!我想吃肯德基!”張曉萌忍不住和張成說道。

這個年頭的肯德基,是什么價兒啊!

雖然普通老百姓可以吃的起,但是那大套餐就要11塊錢,小套餐也至少9塊,吃一次那可能一個月賺的都沒了。

“你個死丫頭!讓你上桌吃飯就不錯了,還肯德基!”李淑琴說著就要伸手打張曉萌,張成趕緊攔住拿了一百塊錢。

“咱家姑娘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張成摸了摸張曉萌的腦袋,“媽,我都說了女孩兒要富養,咱家現在有條件,你怎么還給曉萌穿著舊衣服!”

“有錢!有錢怎么了,有錢不還得留著給你娶媳婦兒,你孩子也得用,哪兒輪的得到她花。”

說著李淑琴就要去拿那十萬塊錢,“我得給存起來,不然家都被她個死丫頭給敗光了。”

張成微微攔住了她開口,“爸,咱們現在手頭有這些,要不要換個樓房住?”

現在北京的房價差不多是1400元,買個三室一廳,那是綽綽有余的!

居必择邻,游必就士。先贤之于相近的地方。那么慈善,自然也

“哎!枉我费了如此多的心思!可惜……可惜呀!”魔恒唉声叹气道。

  “翦姑娘喜欢的人是你,而非我!”霁寒一脸淡漠。

  “那也是你的皮囊,反正我已经完成了任务!让你在她心中塑造了完美的形象!”魔恒得意道。

  “你的意思是我还有感谢你了!”霁寒冷冷道。

  “不就是抱了一下?何须动怒!”魔恒不屑一顾道。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霁寒依旧冷漠!

  “好好好,以后没你的同意,我绝不控制你的身体,这总可以了吧!”魔恒话虽如此,内心却完全没觉得有什么!

  霁寒不再说话,但他心中对这缕魔魂却越来越忌惮!

  王城后山丹阁外,摆放着两坛上好的芙蕖酿!

  银鞭主人,嘴角勾笑的伸手拎起,飞身越上了石台,空洞的眼神望着空无一人的树林道:“虽然此时的芙蕖酿,多了一分酸涩,可似乎韵味更加悠长了!”

  古荒城

  霁寒,丁墨,雪儿,策马而立!

  一路风尘,雪儿却没有一丝疲惫,反而更加兴奋的四处张望。

  “寒天!我有件重要的事没告诉你!”丁墨一脸犹豫之色。

  “何事?”霁寒问道。

  “我……!”丁墨犹豫了再三终于道:“我把你的死讯传给了古荒城主!”

  “哦!死了?好事!”霁寒淡笑。

  “啊!我说你已经死了,怎么就成好事了!”丁墨一脸茫然。

  霁寒却神秘一笑,牵马便进了城。

  三人在城中客栈落脚后,雪儿便迫不及待的点了一大桌饭菜!

  丁墨两眼放光的盯着桌上精美的饭菜,像是被饿了很久一般。

  “羽族真不是人能待的地,不是果子就是青菜!连个荤腥都见不到!我的脸都小了!”丁墨一边抱怨一边不停往嘴里塞着酱肘子。

  “脸小了显的眼睛大!别抢我的肘子!”雪儿说着一把将盘子夺过来放在了自己面前。

  “真的假的!那我现在是不是变帅了点!”丁墨一脸期待的看向寒天!

  “帅不帅不知道,能吃倒是真的!”霁寒伸手将丁墨面前的红烧鱼推向雪儿笑着道。

  “哎……哎!什么意思!”丁墨一脸嫉妒道!

  “公子是在夸你,脸小嘴变大了呗!略略……”雪儿伸了伸舌头,一脸得意道!

  “你……看在你是个姑娘的份上,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丁墨愤愤道。

  最终二人还是因为一个鸡腿起了争执!非要霁寒决定给谁!

  自然最终是雪儿如愿以偿,丁墨一脸气愤的看着鸡腿渐渐变成了骨头!指责着霁寒偏心!

  “现在疫病已过,我们为何不直接回王城!我都快忘了清溪涧鱼的味道了!”走在街道上,丁墨脑子里还在想吃的。

  “你是没吃过公子做的烤鱼,还有红烧鳗鱼、剁椒鱼头、松鼠桂花鱼……那味道,可不是是清风楼的厨子能比的!”雪儿一脸献媚的盯着霁寒。

  “寒天会烧饭?你在开玩笑吧,在蓬莱都是我烧给他吃!”丁墨一脸不屑!

  “你不知道吧!烧饭对公子来说,可是信手拈来的小事!”雪儿一脸傲娇。

  “寒天,你藏的够深呀!你一定要做来尝尝,不然我会以为雪儿姑娘在说笑呢!”丁墨对着霁寒挤眉弄眼道。

  “此次疫病爆发,城中竟无一人感染!看来这古荒城主冉云也并不像传言中,是个只懂安于享乐,胸无大志的人!”雪儿仰脸道!

  “也许他早就料到了疫病爆发的时间,才会在疫病爆发前封锁了城门!这倒像极了是个独善其身之人所为!”霁寒淡淡道。

  “一般人,定会认为,他是太怕死或太过于怕事,才会如此快的做出反应!但我却觉得他很聪明,心思缜密!”雪儿打了嗝,揉了揉肚皮道。

  “胆小懦弱!独善其身!好色风流!这冉云倒是印证了传言!”霁寒赞许的看了一眼雪儿淡笑道。

  “那,万一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呢!”在一旁听着的丁墨突然开口道!

  “那只能说明,他城府极深!我们最好不要与之为敌!”霁寒笑道!

  “你觉得私贩军需药材之事与他是否有关!”丁墨看着霁寒道。

  “希望与他无关!”霁寒淡笑。

  很快,雪儿被城内店铺匾额上的红绸吸引,一直看个不停!

  “好大的排场,这是要有喜事了呀!”最终雪儿忍不住,上前拉住了一名店铺伙计道:“这城中哪家的公子娶亲!竟铺了十里红妆!”

  “姑娘是外地来的吧!这可是冉城主的妹妹冉莹姑娘出嫁!冉姑娘心底善良,常常施粥赠药!我们心中感激自愿为她铺了这十里红妆,而且今夜只要去城主府都可喝上一杯喜酒!这叫雨露均沾!姑娘若想沾沾喜气,不妨也去讨杯喜酒,姑娘长得如此好看说不准还能偶遇个如意郎君!”伙计一脸喜色看着雪儿道!

  “呵呵……这么好的姑娘不知要嫁给哪位公子?”雪儿掩嘴轻笑,问道。

  “那自然是救世济民的青禾御医了!一个人美心善,一个医术超神,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今天来庆贺的呀,都是曾经被青禾御医救治过

“我知道了,一群没用的东西!都滚吧!”

辽国大营,皮室军帐。

南院大王萧挞凛麾下的契丹猛将——哈勒雄图,在怒气冲冲的训斥手下一番后,将众人都轰了出去。

此时,坐在他对面的上官雪明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说道:“将军消消气,没必要这么大火性嘛。”

哈勒雄图闷闷不乐的瞥了上官雪明一眼,愤然道:“这点小事都干不好,难道还要我亲自出手不成?”

“哎,您可绝对不能出面!”上官雪明劝道:“没听他们刚才说吗,是陛下直接干预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暂时的战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光明猎手

宠妃大辣椒

光明猎手

今年

光明猎手

天蓝色月

光明猎手

叫天

光明猎手

梦幻天一

光明猎手

月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