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交涉》。

她的人也已枯叶般凋落了。一个他们两位时,这件事就已完全水

沈杰冷笑著看了她一眼,“真是.垠.心未改。”

連帶她再去玩.的心都沒有剛剛那么強.烈,

要是往常,要.玩.也是他自己一個人出去.玩,花錢的地方絕對不帶她。

星月環球城正好有一個大.網.紅在負二層.做.活動,那個網.紅人沒來,就擺個免.費的機器,就有一大堆的女.生或者帶著個男的兩個方向彎.彎.曲.曲的排了好幾百米的長隊,

哄.鬧的從來人就沒少過。

當天晚上,這個.女.人.像往常一樣被他說兩句話就氣的.睡.到他.腳.頭那一側的大.床.上。

“你是不是在和你.前.夫聊天啊。”沈杰看了好一會兒視頻,突然打破了.僵.了很久的局面,隨口說道。

奇惠這一下真真切切的被.嚇.了一跳,她臉上還有著笑容的臉都熱了,

她就感覺好像有一股熱氣瞬間.沖.到了腦子里。

“我不想跟你講話。”她生氣的說道,她很清楚他又在和自己開玩笑。

沈杰卻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當年和你那個.鬼.子.前夫到大蓮、到肅州旅游,晚.上都跟人家.開.房,那個.男.的想怎么.噥.你就怎么.噥.你。你還有.臉.的。”

“你想怎么樣?我真想一.刀.砍.死.你。”她很生氣的對他.瞪.著眼,右手大拇指和食指狠.狠的.捏在他的大.腿.上,

“你有病啊。”把他.疼.的不.要、不.要的,他一下就遠離了她好些.遠。

“你再講,我就用.刀.砍.死.你。”奇惠再次威.脅道。

“以前你多少次騙過我,當年你說跟你第一個那個.丑.的要命的男.朋友沒.睡.過覺,后來在我.強.逼.之下,你還是跟我說了,開.過.防.是吧。”

“至于做.過什么,想.想都知道,你還跟我說不喜.歡人家。”

他又把自己給說.怒.了,說不在乎,不在乎,心里還是會難受,“你把聲音放小一點。”

她本來還想好好的看學習視頻好好享.受一下學知識的快樂的,

被她說著說著人在.床.那頭也呆不下去了。

“我過來你就別說我了行不行?你再說,我真的會去拿.刀.的。”

她就感覺跟他吵.架.吵的累.死.的了,口.干.舌.燥的,想去好好喝.幾.口.水。

就算她在和自己同一個方向,她還是在這個鍍著金.色.邊緣的大.床.最靠近外邊的地方,

一個人.裹.了被子的大半個部分,

沈杰只有被子的一小部分,他想法設法的多.

这4个女仆分别从4个方向封住了秦辉的退路,让此时此刻的行为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看到了这种情况之后,那先前正在与梅姨进行交战的小狐狸,顿时整个人表现的十分愤怒。

紧接着只见一道巨大的冰柱直接从天而落,向着梅姨冲了过去,而此时此刻小狐狸的做法正是为了想要冲过来帮助秦辉。

但是秦辉心中清楚的很,一旦这小狐狸选择帮助自己的话,那么他一定会暴露出自己的弱点,一旦这样的话一定会被那给抓住,从而击伤小狐狸。

毕......

展梦白皱眉道:你们也未曾看出着叠得整整齐齐的-叠崭新银票

“我們先撤出去,這神印不好搶。”陌涂深吸一口氣,語氣凝重。

雖有顧絡卿和唐正風,但是那紅衫男子太詭異,來歷更是神秘。顧絡卿在他手里也沒有討到好處,更別說這里還有其他人,和隱藏在暗中,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的那人。

顧絡卿和唐正風點頭,他們本來就打算放棄了,只是誰也沒有提出,如今陌涂提出,那放棄就放棄吧。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陌涂三人離開了宮殿。

離神庭宮殿不遠處的雪山上,陌涂三人找到了一個雪洞,此時三人圍坐在一個火堆旁。

這雪山離宮殿不遠,如果發生什么情況三人可以隨時趕去。只是那神印不好搶,除了那紅衫男子外,陌涂還感受到了幾股強大的力量,應該都是東土天洲強大的天才。

三人都沉默著,盯著火堆上的火焰,不知道在想什么。

“神庭是個怎樣的勢力?”許久之后,陌涂開口問道。

顧絡卿抬頭,搖了搖頭,神庭,她確實沒聽說過。

“不知道,這秘境應該就是神庭了,只是這神庭卻在古籍上沒有絲毫的記載。”唐正風也是搖頭。

“最起碼太古紀元到現在并沒有記載。”顧絡卿補充了一句。

陌涂沉思,按照巨獸前輩的話,這神庭創始于洪古紀元,消失在遠古紀元。

因為巨獸前輩被封印的時代是遠古紀元,被封印了十萬年,醒來的時候,神庭已經沒有多少人了。不知道是隨著歲月侵蝕,逐漸沒落,還是都離開了神庭。

從巨獸前輩的話里話外,陌涂猜測,神庭的人是離開了這里,隱藏在別的地方,這里只是被神庭遺棄的地方。

“太古紀元之前是什么時代?”陌涂沉默片刻,再次問道。

“你看,我說你是土鱉,你還不承認?”唐正風鄙夷的瞅著陌涂。

陌涂臉黑了。

“再喊我土鱉,我不打死你!”陌涂瞪眼。

“單挑啊!”唐正風眉頭一挑,嘴上露出了賤賤的笑容。

“你別嘚瑟,你忘了你給楚韻曦那個女暴龍說什么了?”陌涂傳音,聲音陰嗖嗖的。

唐正風打了個冷顫,不可思議的望著陌涂,看到陌涂那警告的眼神,慫了。

“陌哥,來我給你科普科普!”唐正風做到陌涂身邊,勾肩搭背。

“陌哥,先喝酒。”不知道啥時候手中出現一個精致的小酒壺,酒香醉人。

“不錯不錯。”陌涂拿著小酒壺,喝了一口。

“好酒啊!”他雙眼一亮,仰頭,在唐正風一臉心痛下,豪飲!

唐正風一臉肉疼,心痛啊!這可是玄酒啊,玄藥煉制的酒,就這樣被陌涂喝了,但是陌涂喝了小半壺,竟然無事?不過他臉上還是一臉獻媚。

顧絡卿眼中閃過疑惑,不知道這兩人搞什么,剛才還一言不合就要打架,現在怎么看唐正風有點討好陌涂?奇怪。

“陌哥,這太古紀元之前啊,是上古紀元,再之前,是遠古紀元,不過遠古紀元之前就沒啥記載了,畢竟這歷史悠久,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即使那些古老的存在,也熬不了這么久的,能熬過幾個紀元的古老存在,他們也是付出慘痛代價,才生存了下來,許多東西都已經遺失了。”唐正風摟著陌涂,給他解釋。

陌涂一陣恍然大悟,近古,太古,上古,遠古……洪古!拋卻近古,神庭距離現在相隔四個紀元,或許早就泯滅在歷史之中了。而巨獸前輩生活在遠古紀元,到現在,被封印了三個紀元啊!這老妖獸多么強大,還沒被封死!

“唐兄啊,忘了給你說一件事。”陌涂拍了拍唐正風的肩膀,一臉無奈。

“啥事?”唐正風一愣,聽陌涂的語氣,好像有什么不好的消息。

“楚韻曦當著幾百人的面,誹謗你,說是你說的,我把圣女睡了。我就知道她肯定胡說,誹謗你的,是不是唐兄。”陌涂搖頭,一臉不相信。

唐正風身體一僵,感覺一道恐怖的氣息將他鎖定,慢慢的額頭上滲出了汗珠。

這時遲,那時快,唐正風化為了一道流光,沖出了雪洞。

緊接著,顧絡卿一步踏出,追了出去。

冰天雪地之中,傳來了唐正風凄慘的叫聲。

“我這是造了什么孽啊!老不死的救我啊!陌兄,救我!”唐正風凄慘的吼叫著。

陌涂聽到那凄慘的叫聲,打了一個冷顫,嘴角露出了賤賤的笑意。

這個大坑貨,遭報應了!

不一會兒,凄慘叫聲停了下來,顧絡卿一臉冰清高雅,走進了雪洞,后邊跟著鼻青臉腫,垂頭喪氣的唐正風。

突然顧絡卿手中出現一個酒壺,她靠在冰冷的石壁上,仰頭喝了一口酒。

陌涂一愣,喝酒了?不會發酒瘋吧。

“人醉,意不醉,意醉,心不醉。”顧絡卿輕語,眼

司馬萬說:“老弟,山上似乎有門派、宗族,規模還不小。”

北冥玄點頭:“不過我只感知到元嬰境界的法力波動。生靈的模樣上半身為人,下半身為馬,不知是何宗族。”

司馬萬笑道:“這個我卻熟悉的,是人馬族的,以速度和弓箭見長。”

躡空勝問:“我見貴族雖分種類,但均是人身,頭部留有種族特征,怎么人馬族卻是如此?”

司馬萬說:“這是獸人族的兩大分支,一支獸首人身,一支人首獸身,老弟你的這位文道友是人面蚊吧?”

北冥玄點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交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极仙途

浮生梦渡离殇

极仙途

武小鹰

极仙途

安和谯

极仙途

一木有子

极仙途

暮雨神天

极仙途

逍遥游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