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都不讲理》。

東域。

暗影魔族。

一轉眼,王長生已在這鼎鼎大名的影族里呆了不斷的段時間。

只不過在這段時間里,他一直被安置在一個單獨的石洞里,雖然像是被圈養了起來,但起碼處境還算很好,也沒有受到過什么非人的待遇。

這之時就存在的地標建筑,中間高高聳立著一尊巍峨雄渾的火神塑像,雖然世間早已經不知所謂的火神究竟是何人物,但城里面絕大多數都是修煉火系仙能的武者,對這天地間最為兇悍熾熱的力量總是充斥著一份緬懷與敬仰。

在火神雕像的四周,廣場......

虽然他自己告诉自己,对这些不漫步到了街心公园。这时,一个

韓兼非駕著殘破不堪的黑色機動裝甲一路向南,路上看到一個三輛車組成的車隊正在往北行,便落在車隊前面。

車隊里的人看到一個殘破成這樣的機動裝甲突然從天而降,猛地停下來,半晌之后,才有人敢出來跟他交涉。

“我們是逃難的,身上什么都沒有。”那個人壯著膽子湊過來,小心翼翼地說。

這是一個什么怪物啊!看著那個近三米高的機械怪物渾身上下沒有一處是完整的,一對滑翔翼破破爛爛,還不停往下滴水,來人心中都忍不住叫了一聲慘。

“有水嗎?”那個黑色裝甲中傳來一個疲憊的聲音,聽口音是新羅松的。

“有,有!”那人頭點得像小雞啄米,“要多少?我們剩的不多了,再往北至少兩千公里才有城市,路上沒地方補給……”

黑色裝甲的駕駛艙打開,韓兼非穿著灰白相間的迷彩作戰服從里面爬出來,咧開嘴一笑,露出滿嘴掛著鮮血的牙齒:“不用太多,太渴了。”

那人趕忙讓車隊里的人取來一只水壺,韓兼非仰起頭一口喝光,抹了抹嘴,把水壺還了回去。

在爬上裝甲之前,他突然停下來,轉頭道:“對了。”

正在慶幸自己家人逃過一劫的人被他嚇了一哆嗦:“您……還需要什么嗎?”

“如果你們是去北方逃難,”韓兼非笑了笑,“沒必要去了,戰爭已經結束了。”

說完,他留下原地目瞪口呆的人,架著黑色裝甲疾飛而去。

直到天港市的天際線出現在視野中時,一路日夜兼程從奧古斯都堡趕回,又接連指揮了兩場戰役,再與畢生罕逢的強敵連續幾個小時的戰斗后,韓兼非終于再也支撐不住沉重的眼皮,在駕駛艙中昏昏睡去。

在滑翔翼的輔助下,失去自動巡航功能的黑色裝甲劃過一條長長的直線,轟然撞進一處松軟的土丘中。

韓兼非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松軟的床上,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疼,但好在沒有傷著筋骨,好歹還能翻個身。

然后,他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

韓兼非揉了揉有些發懵的腦袋,吃力地坐起身來。

用了好一會兒,他才意識到,這里是梅薇絲的住所,剛剛自己就睡在她的床上。

“他們在北郊的一個建筑工地里把你刨了出來,直接送到我這里來了。”一直默默注視著他的梅薇絲,看到他醒來,笑著說,“你睡著的時候,醫生過來看過,沒什么問題,就是有點兒累了。”

“我睡了多久?”韓兼非用雙手搓了搓臉,一開口,沙啞的聲音把自己嚇了一跳。

“也不算太久,你昨天在土里睡了一夜,上午他們把你送來后,又睡了一天,現在剛好是下午五點。”

韓兼非從雙手中間抬起頭:“給我弄點兒吃的吧。”

梅薇絲微笑著點點頭,從不遠處的桌子上端來幾塊三明治。

韓兼非三下五除二吃掉一塊,舔了舔手指:“現在什么情況?”

“昨天你在土里大睡的時候,你從夏芝帶回來的那個女孩也回來了,我安排她先住到你家里;衛一上的艦隊基地已經收復,聯盟十七艦隊撤回星門了,行星上還有三個整師,被我們打回櫻桃谷,那里地形太復雜,清剿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但整體上我們已經控制住局勢了。”

韓兼非放下手中剛剛咬了幾口的三明治,抓住梅薇絲微涼的手。

突如其來的親密動作,讓梅薇絲先是一愣,繼而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

“這些天來,辛苦你了。”

梅薇絲笑著用手背在他手心里蹭了蹭:“前些日子,我突然發現,自己有些喜歡新羅松了,這里的人們都像你一樣可愛。”

韓兼非也咧嘴笑笑:“成年以后,第一次有人用可愛形容我,不過你們女孩說人可愛,一般不都是發好人卡嗎?”

梅薇絲搖搖頭:“你可不是什么好人。”

韓兼非松開手,繼續對付盤子中的三明治。

“對了,從早上開始,人們一直都在狂歡。”梅薇絲默默看著他吃下第二塊三明治,“要不要一起去感受一下?”

韓兼非停下來:“我看了你的電視講話,現在新羅松沒有誰不認識你了吧,你確定要出去?”

梅薇絲想了一會兒,說:“從來這里之后,神經一直繃著一根弦,除了工作還是工作,一直沒有機會感受一下新羅松的夜晚,我聽說,天港市的夜晚可是非常豐富多彩的,好容易打完仗,就當給自己放個假怎么樣?”

看著梅薇絲充滿期盼的眼神,韓兼非才意識到,他一直忽視了,她還只是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女孩而已。

“如果你想放松一下,”韓兼非想了想,“我叫些人來,我們在你的總督府開個派對吧。”

這個一直在努力扮成熟的金發姑娘搖搖頭:“我不想。”

稍稍頓了頓,她接著說:“我可以化個小妝,不會有人認出我的。”

說完她站起身離開,半個小時后,在韓兼非等得有些無聊的時候,才回到這間屋子。

看著面前的女孩,除了依稀保留的神韻,哪里像是他認識的梅薇絲·謝頓!

她帶了一頂微微發紫的順滑假發,頭發很短,剛剛能夠蓋住耳朵,還化了很濃的眼妝,深灰色眼影和脖子上的皮質項鏈,看上去很像韓兼非第一次帶趙小南去她家時,趙小南當時的裝扮;

她身上穿著一件很短的緊身露臍背心,完美凸顯出傲人的身材,下面穿著一條帶著異域風情元素的短裙,光著腳,腳趾上還涂著不斷變幻色彩的熒光指甲油,活脫脫一副狂野不羈的樣子。

偏偏梅薇絲又長了一張讓許多女人無比嫉妒的精致臉蛋,這種高級感混著朋克又與異域風情激烈沖撞的裝扮,無一不在撩撥每個男人的心弦。

看著韓兼非驚呆的樣子,梅薇絲嫣然一笑:“傻了?”

“那倒不是,”韓兼非回過神來,“你打扮成這樣出去?”

“就是這樣,才不會有人把這個形象跟我聯系在一起啊。”

“那走吧!”韓兼非站起身,連忙又坐下去,“……給我找身衣服!”

……

一輛懸浮摩托“吱”地一聲,停在天港市東邊的一條酒吧街頭,韓兼非和梅薇絲摘下頭盔,從車上跳下來。

“我離開新羅松之前,這里是本地最好玩的酒吧,沒有之一。”韓兼非用下巴指著兩人面前一個掛著藍色熒光全息投影招牌的酒吧,“這么多年過去了,這地方還是那樣。”

梅薇絲順著他的眼神看過去,全息投影上寫著歪歪扭扭的兩個大字——死過。

“死過?”梅薇絲皺了皺眉頭,“這是酒吧的名字?”

韓兼非笑著點點頭:“字還是我寫的,每次看都覺得很有神韻。”

梅薇絲噗呲一聲笑出聲來:“字如其人,臉皮厚得很。”

說話間,兩人走進那間酒吧,一進門就是一條漆黑的甬道,只有淡紫色熒光標示著行進方向。

兩人如同穿越一條時光隧道一般,在淡紫色熒光的通道中走到盡頭,推開一扇沉重的金屬大門,但門后并沒有梅薇絲意料中的那種狂躁景象。

相反,對于一個酒吧而言,這里似乎有些……太過安靜了。

這間酒吧中的人并不算少,音樂的節奏也沒有想象中那么燥,但低音部分的聲場很好,在并不如何狂

张航出了丹棱分宗之后,便朝东飞去。

一路上虽说时常有人盘查,不过张航身上有妖门的身份令牌,加上张航回答问题从容自在。

倒是也没被人苛责。

经过了一日的时间,终于见到了漆黑的森林。

“站住!”

张航正要朝黑风谷飞去最之时突然在树林之中传出一声冷喝。

站下身子一看,原来正是妖门的一名长老。

“你是哪里来的,要往哪里去.......”这名长老和之前盘查张航的人一样,一连串问了一堆问题。

“墨兴长老,我找墨成长老。”张航......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都不讲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全球直播我成了高玩

立迩

全球直播我成了高玩

妖仙公子

全球直播我成了高玩

余微之

全球直播我成了高玩

八骏穆天子

全球直播我成了高玩

逆流的沙

全球直播我成了高玩

空知猴子